小班课教学如何“闻着香吃着更香”

  • 日期:01-25
  • 点击:(750)


从2012年秋季学期开始,北京大学尝试小班教学,改变以往教师“一词”的课堂教学状况,让师生在启发式教学、批判性讨论和探究性学习中充分互动。

“我一直听到人们抱怨鸡的味道不好,因为现在鸡是成批生产的,所以每个人都去郊区吃当地的鸡。小班教学就是这样一个真理。”王恩格校长最近在北京大学召开的小班教学经验交流会上做了这样一个形象类比。

改变以往“一师一师”的课堂教学局面,让师生在启发式教学、批判性讨论和探究性学习中充分互动。从2012年秋季学期开始,北京大学在5所基础科学院校的6门初级本科必修基础课中试行小班教学,这些基础科学院校已进入教育部“基础学科拔尖学生培养试点计划”,并于2013年春季在10个系增加了15门基础课。

现在,两年过去了,小班教学看似美丽的探索有什么收获和困惑?

大班和小班的融合是方向

在西方着名大学,小班教学在本科教育中非常普遍。2010年,哈佛和耶鲁大学75%的课程采用不超过20名学生的教学规模。然而,根据北京大学教务部门的统计,在2010年秋季学期提供的4024门本科课程中,人数不足20人的班级仅占所有本科课程的3.8%,而人数超过100人的班级约占27.2%。如今,尽管小班教学已经推广了两年,但北京大学只有61门本科课程实施或计划实施这一模式。

在小班教学实践中,大班和小班应该是什么关系?

在探索过程中,每个人都发现大班级和小班级之间的联系变得很困难。以化学学院为本科二年级学生开设的无机化学课程为例,该课程采用“大班教学”(2小时)、“小班教学”(2小时)和“一对一回答”(2小时)的教学模式。大班主要教授化学元素等基础知识,小班围绕相关主题进行专题报告和问题讨论。在一些学生看来,大班和小班之间的联系并不紧密。"大班更注重科学研究,课时更少,而小班相对难以选择主题。"一个学生说。

在课程内容方面,“前沿内容太多,基础知识太少”也是学生普遍反映的问题。“学院也意识到了这个问题。在今后的教学中,大班将注重课程基础和理论,小班将更加注重大班的深化和延伸。”化学和分子工程学院教授王映霞说,无机化学课程对小班进行了重大调整,从最初的28个主题中选择了14个,并增加了50分钟的讨论时间,以便更好地将它们与大班联系起来。

引进博士助理减轻教师负担

北京大学开设592研讨式小班,有470多名教师参加。教师短缺和教师工作量大是小班教学面临的共同问题。中国古代文学史教师在总结小班教学存在的问题时说:“教学资源的严重短缺也使教师的负担增加了一倍甚至一倍。如果一个老师长时间在小班授课,他自己的研究时间将会大大减少。”

鉴于这种情况,在北京大学的一些学院里,引进硕士和博士作为“小班”的助教已经成为一种积极的尝试。自2012年起,北京大学法学专业博士生萧晔连续三年担任“法理学”助教。在她看来,助教需要有比较深厚的理论基础,能够在小组讨论中启发学生,鼓励每个人参与讨论。"助教的水平直接关系到讨论课的质量."

“我们的医生

上课的第一天,我收到了3大卷共800多页的阅读材料,这是大二小杨对法理学课的第一印象。据一名法学院学生粗略统计,法学课程一学期的推荐阅读材料为600万字,其中90万字必须阅读,41篇阅读笔记已经写好,共计13万字。如此沉重的文学阅读材料让许多学生感到“压力很大”。

一名助教向记者承认,所选的文件很难阅读,学生面对经典文本时往往很难自由表达自己的观点。从大班思考到小班实践,学生改变学习方法和习惯仍然是一个过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