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享办公2020:上演“敦刻尔克大撤退”?

  • 日期:03-01
  • 点击:(889)


作者:程学义

春节将至。一些人在回家的路上尽情地荡秋千,而另一些人还在工作岗位上挠头。不管是早上还是晚上,大多数办公室工作人员在离开岗位前都会被要求拔掉插头、关好门窗、清理桌面等等。

但是有一种办公人员可以马上离开,那就是租一个共享的办公空间的人。

2019年是共享办公行业跌宕起伏的一年。

今年,我们工作的估值崩溃并上市。优科工厂向美国提交了首次公开募股材料。氪星航天公司宣布已经完成了10亿元的融资,同时继续关闭它的空间。SOHO 3Q打包出售了11个共享办公项目。IWG集团(雷格斯)宣布在中国推出特许经营模式,梦想着将成都地域空间建成亚洲首个通过良好认证的联合办公空间.

2019共享办公行业玩家,就像春节前的上班族一样,尽情挥洒,挠头。

2020年春节过后,共享办公产业将如何发展?

玩家会在“敦刻尔克撤退”舞台上挠头吗?“我们工作”的中国信徒在中国共享办公品牌,可以说是我们工作的信徒。

以几个主要玩家为例。

当毛大庆创建优科工厂时,它在《销售与管理》杂志上发表了《美国四大场景设计玩转共享经济》,把我们工作的案例放在了开头。毛大庆在文章中写道:

“他们把房子租出去,然后通过出租工作站的方式租给别人。这通常被称为“主要房东”。我认为这不公平,因为他们在整个转型过程中完成了非常高效的资产升级。”

36氪星创始人和氪星空间创始人刘成城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

“我们从早期的工作中学到了很多,包括今天的产品理念等等。我认为我们工作中的许多东西仍然值得学习,今天也是如此。”

Dreamplus创始人王小路也告诉媒体:

“Dreamplus成立于2014年,成立于2015年,在某种程度上受到了我们工作的启发。?颐且恢痹诿芮泄刈eWork的发展,我认为WeWork一直在做一些非常正确的事情。如果我们的工作公开,这将是对我们整个团队的巨大推动。”“soho 3q是中国第一个有影响力的共享办公空间的Wework模式。据媒体报道,SOHO中国董事长潘石屹在2014年在美国看到Wework后,决定将其迁回中国。

当我们爬上高楼时,门徒们自然会顺风而上。当我们的工作大楼倒塌时,我们面临的挑战是:如何避免老师的失败,照耀你胜过蓝色?

事实上,已经有共享的办公品牌,他们已经交出了答案。

霞客岛:卖水给同行

在国内共享办公行业的玩家中,虽然这个岛不是最大的,但却是成都共享办公行业中最大的。

在第四届拉巴创新节暨厦门岛办公资产运营行业数字转型高峰论坛上,厦门岛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王洪波用一组数字说明了他的公司在成都的江湖地位:厦门岛成都地区的共享办公运营面积达到17.5万平方米,是“数字二梦”的近三倍,是“我们工作”的五倍。

当外界质疑我们公司不是一家科技公司时,我们公司的门徒之一侠义岛正在做科技公司会做的事情。

2019年,王洪波忙于打造一套名为“生产服务沟通”的智能企业服务平台。他还中标成都市温江区智能企业服务平台项目,为50多家企业、50家工业运营商和100家企业服务机构提供智能政策申报与执行、运营商选址和企业中介服务。

霞客岛:卖水给同行

否。数字平台升级为主营业务。

王洪波在第四届拉巴创新节上宣布了该岛的新使命和方向。

使命:建设和服务新一代数字化、智能化、共享化和产业化的办公基础设施。

定位:以产业培育为核心的办公资产运营行业数字化转型服务提供商。

不难看出,霞客岛未来的发展方向将不再是

霞客岛:卖水给同行

用王洪波的话说:“我们的使命没有改变。我们的位置已经调整了。从现在开始,我们将调整业务结构,以软件数据业务为重点,支持资产管理和行业运营服务。”“故事的类型已经发生了变化,从文学电影到科幻电影。出售水的目标也发生了变化,从初创公司到同行、工业园区和政府。新的商业模式,新的估价方法。

支持侠义岛大跨度转型的条件是什么?

王洪波一件接一件地谈论一些事情。下雨前,顾问总结了几点:“首先,王洪波出生于软件开发。与其他共享办公品牌不同,霞客岛已经建立并培训了一个大规模的软件开发团队,在开发过程中拥有人才基础。

第二,该岛长期运营,共享办公空间和方法及数据库。

第三,岛上有数以千计的企业,其中许多是有合作伙伴基础的法律、中介、咨询和软件开发公司。

首席玩家一个接一个寻求转变

侠义岛正在转变。这种转变是整个共享办公行业的趋势吗?

让我们看看主要玩家。

早在2018年,潘石屹就喊出了SOHO 3Q的转型宣言,将自己定位为中国最大的综合办公楼服务提供商,改变了以往与初创公司捆绑的战略,引入定制服务来满足中型企业的办公需求。

也是在2018年,优科工作室开始探索轻资产模式,即不再租赁,而是与业主合作,为承担大部分资本投资开发和管理共享空间的业主提供空间设计、施工和管理服务。

根据优科工作室的招股说明书,优科于2018年12月收购了圣光中硕。截至2019年9月30日,其租金收入为4.2亿英镑,占总收入的48%。广告和品牌收入达到4.03亿英镑,占总收入的46.1%。这意味着自2019年以来,优科工厂的主要经营收入迅速转向市场和广告。一些媒体文章称之为“靠广告生活”。

2019年,氪星空间宣布其业务模式将从“联合办公”升级为“综合办公服务新资产管理”,同时获得IDG资本、高浦资产和宜兴资本新一轮10亿元的融资,并创造了“全周期企业办公服务提供商”的新战略。获得的资金将用于进一步促进新战略的制定和实施。

至于梦加,目前动作不大。WeWork上市受挫后,梦工厂创始人王小路指出,WeWork的“空间即服务”和梦工厂的“办公即服务”都强调以产品形成服务,但梦工厂将更好地发挥其在中国的智力积累和本土优势,抓住中国市场的机遇并与之竞争。

共享办公主要依靠融资来支持发展。然而,当行业代表WeWork下调了其高估值,融资变得越来越困难时,有必要探索新的造血方式,而转型已成为无奈的选择。

作为一个还没有提出转型方向的玩家,梦加非常关注利润情况,一直把利润作为一个非常重要的评价指标。尽管如此,雨前顾问仍然认为,梦想加上有限的造血能力,完全依赖于工作站的收入,将遭受经济低迷和竞争对手的高维度和低维度转型带来的双重压力。我相信,在不久的将来,它将被迫提出战略转型。

但是,还应该注意到,这种转变是有益的,也是困难的。例如,早期喊出转型口号的SOHO 3Q在2019年售出了11个项目,这表明其转型并不顺利。

敦刻尔克撤退?

共享办公产业因其主要房东的转租模式而受到批评。尽管该行业的主要参与者对“主要房东”一词嗤之以鼻,但很难将其与该词完全分离开来。

随着行业转型变得越来越流行,2020年共享办公能彻底摘下房东的帽子吗?其他玩家也会表演“敦刻尔克撤退”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