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南财经赵静梅:疫情下 经济增长模式转向更加迫切

  • 日期:03-09
  • 点击:(1090)


原标题:蔡溪金融,观点|赵京梅:疫情当前,中国经济增长方式正在向更为紧迫的方向转变

来源:西南财经大学金融学院

Front

当前,中国正处于联合抗击新型冠状病毒疫情的严峻时期,疫情的蔓延已经对经济和人民生活产生了巨大影响。在这样一个特殊的寒假里,西南财经大学金融学院的老师们总是关注疫情的变化,思考疫情对社会经济的影响,以及疫情发生后社会治理和经济转型可能出现的新特点。金融学院秉承西南财经大学“以人为本,勤于追求”的大学精神,召集全国各地的教师组成应急研究小组,对疫情进行政策研究。研究小组成员从经济和金融的不同角度出发,根据他们的专业知识,开展研究,并提出合理可行的政策建议,以抗击疫情。

_

截至2020年2月8日,金融研究所疫情应急研究小组共完成了10份政策研究报告,主要分为以下几类:

第一类是疫情对经济增长模式的影响研究,《疫情当前,中国经济增长模式转型更加迫切》;

第二类是流行病对区域社会经济影响的研究,《疫情影响及后疫情时期四川省经济社会发展策略与建议》;

第三类是流行病对特定行业影响的研究,《新冠病毒肺炎疫情对我国农业生产的影响分析及建议》;

第四类是流行病对特定群体的影响,《关于疫情期间缓解广大农民工“暂时失业”影响的建议》 《关注低收入人群,战胜疫情助扶贫》 《关于防止受到新冠肺炎疫情影响的脱贫人口因疫返贫的建议》;

第五类是流行病防治的财政支持政策研究,《关于新冠肺炎疫情期间企业贷款自动延期和建立利息分担机制的三条建议》 《关于设立慈善信托应对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的建议》;

第六类是对地方政府为应对这一流行病而采取的政策和措施的综合分析,《贷款利率1.6%为抗击疫情和实体经济注入强心剂》。

这些报告特别关注疫情,分析疫情对经济增长模式、区域社会经济发展、小微企业、弱势产业和受疫情影响的弱势群体可能产生的影响,甚至从宏观经济、区域经济、特定行业、特定群体和金融政策等不同角度,为2020年赢得扶贫攻坚战和全面建设小康社会提出有针对性、合理和可操作的政策建议。应该说,这些研究报告只是第一批应急报告,今后还需要进一步研究,才能做出深入而有影响力的研究成果。在疫情仍在肆虐的特殊时期,虽然我们不能在一线医疗战场上作战,但我们必须用我们的专业知识贡献力量,与全国各条战线的人民一道,打好这场艰巨的疫情防控战争。

_

从现在开始,金融研究所的官员将陆续推出一系列关于“蔡溪金融与观点”的文章,以金融家的形式为抗击疫情贡献自己的力量。这个问题的重点是艾滋病对经济增长模式的影响。

疫情当前,中国经济增长方式的转变更加迫切。

西南财经大学金融学院常务院长、“蔡溪金融与观点”研究团队教授、博士生导师赵景梅,在鼠年伊始爆发的肺炎对中国经济造成的危害已经有了清晰的说明。有学者估计,春节七天假期期间,全国电影票房损失70亿元,餐饮零售业损失5000亿元,旅游市场损失5000亿元。仅这三个行业的直接经济损失就超过1万亿元,占2019年第一季度国内生产总值21.8万亿元的4.6%。肺炎疫情对中国经济的影响是否超过了2003年的非典?现在下结论还为时过早。然而,可以明确的是,与非典相比,本轮疫情对经济的影响更“准确”,这一点至关重要。如果处理不当,很可能会给由旧变新的中国经济带来持续的负面影响,成为疫情最严重的“后遗症”。

“非典”在2003年发生在中国整体上升阶段。在消费、投资、政府支出和出口这四个领域中,最重要的动力来自出口和与出口相关的投资。市场是推动经济发展的主要力量。2008年,以引进4万亿元人民币为标志,中国经济进入了政府刺激主导的时代,基础设施建设和房地产成为经济增长的主要贡献者。此后,政府拉动经济的弊端不断暴露,积累的失衡演变为系统性金融风险,中国经济增长的市场动力亟待激发。今天,随着新肺炎的蔓延,中国正处于新旧动能转换和经济增长方式转变的关键时期。这不仅反映在推动经济从出口转向消费的马车的转变上,也反映在主要动能从政府转向市场上。春节期间病毒的传播是对消费和服务业最直接和最重大的打击。服务业是民营经济比重最高的行业。疫情还对私营经济,特别是中小型微型企业构成了最直接和最严重的打击。疫情可能决定他们的生死。疫情是暂时的,但如果导致民营企业大规模“死亡”,将对“后疫情时期”中国的经济势头造成重大打击,并使经济增长模式的转变更加困难。

政府应认真研究和判断疫情中的经济政策,不能陷入“疫情拖累经济,政府应加大经济刺激力度”的习惯思维。这种流行病的预防和控制消耗了大量的财政资源,而中国的总体债务水平已经超过了300%(债务/国内生产总值,国际警戒线的250%)。政府对经济的直接刺激的可持续性和刺激的质量受到了质疑。当务之急是最大限度地保护流行病中经济增长的市场力量,并保护私营经济,特别是小型、中型和微型经济。疫情越严重,就越有必要加快转变经济增长方式,为“后疫情时期”的经济增长赢得宝贵的市场力量。

机会总是隐藏在危险中。疫情的爆发为中国经济增长方式的转变提供了强大的外生压力和推动力。

1。这种疫情可能有助于地方政府真正跳出“国内生产总值冠军”的恶性循环,着力提高经济增长质量。在中国经济从高速增长向高质量发展转变的今天,总体经济增长目标越来越被作为“确保民生稳定”的底线指标提出。国内生产总值增长不是最终目标,“民生稳定”才是最终目标。疫情的爆发直接威胁到人民的生活,也迫使地方政府动用武力来“保护人民的生活”。与此同时,疫情也给了社会一个经济增长率将下降的预期,客观上缓解了地方政府“保持速度”的压力。中央政府可以适当增加“民生指标”在地方政府评估中的权重。只要“民生”和“稳定”得以维持,较低的经济增长率就不是真正的问题。具体来说,一方面,在疫情期间和之后,地方政府可以直接补贴受疫情影响的生活困难家庭,稳定消费,使消费继续成为推动经济增长的主要力量。这是对“人民渴望更好生活”的回应,也是中国经济发展的正确方向。另一方面,“保民生”必须保持民营经济,特别是中小微型企业,它们贡献了80%以上的城市劳动力和就业。在疫情下,餐饮、旅游、娱乐、酒店等服务行业的需求大幅下降,加上开工建设的延误,已经让这些企业举步维艰。政府必须及时提供援助。最近,苏州、上海、北京等地

第二,疫情有助于金融系统产生“集体行动”的力量,努力构建适合民营企业融资的信用识别系统和风险防控体系,为民营企业开辟融资渠道。私营企业贡献了中国50%以上的税收,60%以上的国内生产总值,70%以上的技术创新和80%以上的城市就业。但长期以来,银行贷款余额占不到25%。2018年1月至2019年11月,民营企业债券市场融资净额为-2,981亿元,同期国有企业债券市场融资净额为10亿元。私人借贷能力与其贡献严重不匹配有许多原因。重要的一点是,国有企业和政府担保的各种项目是金融体系的更好选择。在一场竞争游戏中,一个单一的金融机构无法确定私营企业的贷款能力和贷款风险。这种流行病把大量私营企业推到了生死边缘。这也将政府拯救私营企业的决心和努力推向了新的高度。苏州《疫情之下,如何看待各地政府的中小微保卫战》明确规定了“确保小微企业信贷余额不下降”和“降低小微企业融资成本”的要求,充分发挥政策性银行“国家队”的作用,给予商业银行信贷额度支持。面对政策要求,银行体系需要从被动完成任务转向主动应对形势,运用好的政策不断提升服务小微企业的能力,提升小微企业的贷款识别和风险管理能力。特别是,以疫情为契机,银行系统需要利用大数据等金融科技手段,提高金融机构识别“流动性风险”和“流动性风险”的能力。如果疫情能够促进金融体系的“集体行动”,打破过去以“国有”为核心的竞争博弈格局,提高中小微企业的金融收购能力,这将是疫情留给我们的一笔财富。

疫情对中国经济的短期影响已经显现。但正如疫情最终会过去一样,短期影响也会过去。疫情对中国经济的中长期影响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政府的应对措施。如果我们能够迎接挑战,加快疫情期间经济增长方式的转变,保护经济增长的动力,实现“保民生、促投资、重市场、转能源”,就能最大限度地减少疫情的负面影响,为中国高质量的经济发展赢得活力。